苏州市尚想心理咨询中心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服务 > 了解心理咨询

早期亲子游戏中的儿童发展

作者:葛磊浏览次数: 日期:2017年8月4日 13:41
 
 

    早期亲子游戏中的儿童发展(之一)

 

    儿童是否具备一定的能力?

 

    说起儿童发展,有很多不同的观念,目前常见的几种,大致如下:

 

    1、孩子什么都不懂,我们成人必须教他们,由此延伸出来的是孩子必须听话。

    2、孩子是有能力的,并且他们会自动发展成一个成人,我们不需要特别地去做些什么。

    3、孩子出生时,带着最基本的一些能力,随后在与人的交往之中,慢慢发展出新的能力或者将原有的能力进行更细分的专业化。

 

    随着心理科学及各种科技与科学的发展,在无伤害的情况下,对婴儿的各个方面进行研究成为可能,并且在最近的二三十年里取得了很多的发现。

 

    比如,婴儿具有基本的数理观,婴儿具有基本的善恶观。这些研究成果都一点点地撼动着对儿童能力发展这个课题中第一种观念的基石。婴儿并不是空白的,婴儿是被预置了一定的生存技能与策略,并已经具有了很多基本观念的。

 

    那么,具有这些基本能力的婴儿是否会自动成长为一个成人呢?尽管狼孩的故事一再被提起,但还是有父母会在一些时刻梦想孩子是可以自动成长的,这其中有着很多背景因素,比如父母自身的童年在与父母的情感连接方面的需求始终得不到足够的回应与满足,比如父母其他方面的生活遭遇一些挫折使得他们无暇顾及孩子的发展需求,而内疚或羞愧又是那么沉重,以至于父母无法面对自己的无力,不得不寻找一些观点来为自己的行为作出掩饰。当然还有其他各种可能使得父母们选择这一观点,而这一观念的持有恰恰有可能意味着父母在抚养孩子的方面需要帮助。

 

    显然,我是第三种观念的支持者。之所以先要进行这样的辨析,是因为我觉得需要先明确这个部分,然后才能再往前一步去讨论,我们如何在与孩子的交往之中去帮助他们发展他们的能力,因为这个“如何”又会再次涉及到这三种观点。

 

    好,既然我们都同意这一观念了,那么让我们来往前走一步。

 

    如何帮助孩子发展能力?

 

    跟随孩子的感觉,同时找到孩子的最近发展区(孩子能独立达到的水平与在父母或老师的指导下能达到的水平之间的差距区域),在与孩子的愉悦游戏中,敏感而随应地依据孩子的表现及发出的信号来进行互动性的游戏,在合适的时候增加一点点挑战性,耐心而欣赏地等待孩子发展出那些新能力或增强分化某些能力,在孩子受挫的时候给予支持,在关系断裂的时候主动修复,如此循环往复。

 

    为什么强调愉悦?

 

    积极心理学的研究显示出人们在心情愉悦的状态下能够更好地去处理整合信息、更好地调动自身的各种资源,更好地对各个方面进行联系,在整体和细节两个方面都能够去更好地平衡。而很多对创伤心理的研究则表明,一个处于压力状态下的人,即便他通过各种策略和努力使自己看起来还不错,但他内在的压力激素会使得他处于紧张焦虑的状态中,同时会阻碍他对自身资源的调用,他必须把一部分精力和资源放在时刻检测的那个让他紧张焦虑的源头上。那么可想而知,当一个孩子在这种状态下,本来可以用来发展自己的各种能力的精力和资源就被那个焦虑源所占用了。这是强调愉悦的一个原因。

 

    那么,是否意味着不能让孩子感受负性情绪呢?

 

    如果父母总是焦虑孩子不够开心,也可能会形成一个怪圈:父母的焦虑成为孩子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焦虑源,于是孩子无法维持他自己的愉快,接着父母继续焦虑。

 

    对神经系统来说,不论是愉悦还是恐惧,都只是一种信号,它们分别提示给当事人的是:你现在面对的是对你有利的还是有害的事物或环境,你需要在这个处境中如何去分配你的精力与资源。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负性情绪和正性情绪有着同等重要的价值。如果一个孩子的经验中只有正性情绪,而没有负性的经验,那么当他遭遇负性情绪时,他就会不知所措,就会采用他所了解的最最基本的一些方式来表达需求或安抚自己,比如婴儿般的哭闹,比如婴儿期的自慰(自慰行为并不表示当事人一定有性的欲望,这涉及到人类非常重要的复杂性,如果只能一一对应地看待事物,那基本上是在许许多多的误解与交流断裂中来来回回,无法建立起真实的人际连接)。

 

    要帮助孩子发展情商,也就是说所谓情绪智商,并不是一般认为的人际交往的能力,而是更为基础的面对与处置情绪的能力,无论对正面情绪还是负面情绪,任何超越了一定水平的情绪都可能造成神经系统的损伤,而承受的能力则是日常生活中点点滴滴建立起来的。

 

    那么,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是否要制造一些挫折呢?

 

    啊~!这样提问的父母,大约还没有好好回顾自己的成长经历,或者,用张沛超老师的话来说,经历了却未曾经验。就是说,我们经历了很多,但一直没有机会去细细地感受这些经历,没有机会去整合这个经历中的各种信息,也就没有机会去整体地看待,有可能被一些部分(或者是过于激越的情绪或者是过于痛苦的情感)给局限了。

 

    比如,在那些奉信“棍棒之下出孝子”或者“不打不成器”的教条的父母,就没有能够整合自己小时候挨打时的疼痛与内心受伤的感觉、儿时及现在与父母关系的质量以及父母通过给自己以惩罚的方式来表达情感的这种扭曲,以及现在所取得的“功名”“利益”背后的孤独感。也就是说,如果把身体感受、情感连接与认知这三个方面的信息综合起来,是无法推导出“棍棒之下出孝子”或“不打不成器”这样的结论的,或者至少可以看到这样的结论是遮蔽了某些痛苦,而没有呈现这个经历的整体与全貌的。如此,可以看到有人信奉的原因很可能在于,他们被某些部分限制住了,只能局部地看待那些经历,否则